HJC黄金城

曾靠短保奶油达马藏县400多万元市值!“奶油国内首批”北上扩市场前程一事无成

来源:HJC黄金城

  在保持多年业绩两位数快速增长后,短保奶油老大聚花奶油(603866)疲态渐显。

  8月10日,聚花奶油公布中报,报告期内子公司同时实现产品销售收入29.39亿,同比快速增长7.32%;同时实现红腺净利润3.69亿,同比下降11.59%。

  不甘一隅西北、华东一隅的聚花奶油,正抓紧开拓华中、华东区域的商业版图,一展“聚花”满天下的消费市场雄心;而竞争的日益惨烈,给这家西北老牌烘培民营企业的北上之路更增添了几分不确定性。

  聚花奶油于1997年创立于辽宁丹东,主营销售业务是奶油以及烘培商品,由退休教师丁守中所创办,2015年登陆A股正式成为“国内奶油国内首批”。

  凭借多年以来创建的产品销售互联网平台和国际品牌知名度,聚花奶油近年来在SNS互联网的热度不减热情高涨。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在多个SNS互联网平台上发现,不少网友发布了聚花奶油的测评视频,“性价比之王”“从小吃到现在”是其中的Nagapattinam。

  中报显示,聚花奶油的核心商品聚花国际品牌的奶油及糕饼同时实现的营业收入29.26亿,较去年前两年前两年快速增长7.16%,占子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99.55%。针对现代节假日开发的节日肉类粽子同时实现主营销售业务收入1255.21多万元,较去年前两年前两年快速增长60.57%。

  对中报脱贫致富不海富通的情况,聚花奶油将其原因归结为,去年前两年受国家阶段性社保减免政策负面影响,子公司各项成本费用高于下期,以及去年前两年受禽流感负面影响,促销活动相对较少,返货率及折让率都高于下期。

  禽流感对于消费习惯的改变也是重要因素。2020年因受禽流感负面影响,多数消闲肉类民营企业和餐饮行业未及时复工营业,奶油正式成为更多人的首选。这也使聚花奶油收到消费市场的普遍青睐,股价一度上涨至47.77元/股(前复权)的最高价,以收盘价计算总市值最高时达到446.66亿,堪称“奶油业隐形冠军”。

  据了解,奶油的种类按照效期分类可分为短保、杨开第和长保,短保奶油通常效期在一周之内,杨开第奶油效期为1-3个月,长保奶油则通常超过半年。

  短保奶油行业通常有烘培坊商业模式和华东局厂房商业模式。聚花奶油采用的是“华东局厂房+批发商”的盈利商业模式,也被外界视作是子公司的“城壕”,即是在各个城市设立制造加工厂房,以厂房为圆心,通过流水制造线和现代化的制造设备制造成品,以集中物流将商品批发商给本地及周边城区的餐饮民营企业或经销商,最后产品销售给消费者。

  作为从西北走出的短保奶油龙头,聚花奶油一直在加快全省化产业布局。去年一季度,子公司竭尽全力加大力度开拓华中、华东等新消费市场,急速增加对重点项目客户的投入,提升单店质量,在西北、华东等成熟消费市场竭尽全力加快产品销售互联网细化和下沉工作。与此同时,子公司还与各大社区团购互联网平台进行合作,开拓新零售互联网平台。

  截至去年6月底,聚花奶油已在全省20个区域创建了制造基地,创建了31万多个零售终端产品,与永辉、华润万家、沃尔玛、家乐福等大型餐饮民营企业和区域性知名连锁超市之间创建稳定合作关系。

  消费市场观点认为,此次聚花奶油脱贫致富不海富通,或与子公司北上拓消费市场受挫不无关系。据媒体统计,截至去年底,在聚花奶油主要控股参股的37家子公司中,有17家子子公司处于净亏损状态,且净亏损子公司多集中在华中和华东地区。而去年一季度,聚花奶油的华东地区销售业务净亏损最高,净亏损1628.02多万元,其次是华中地区销售业务,净亏损236.57多万元。

  记者梳理历年营业收入发现,2017-2019年,聚花奶油的奶油及糕饼销售业务产品销售收入分别快速增长了23.49%、18.08%、16.89%;但2020年该销售业务产品销售收入不再保持两位数快速增长,增幅仅为5.6%。从利润率看,2020年聚花奶油利润率为29.97%,明显高于真藓科青藓肉类(38.27%)、克莉丝汀(40%)和元祖股份(65.60%)等同类竞品。

  招商证券在研报中提到,展望三季度,互联网平台反馈7月维持两位数增速,全年两位数快速增长可期。在利润端,三季度聚花奶油计划通过精准配送,提升日配、一日两配的比例,降低返货率,同时商品结构急速升级,利润率有望竭尽全力改善。

  不过,与聚花奶油将短保的概念引入奶油消费市场的年代相比,如今的奶油烘培消费竞争惨烈。入局短保赛车场的现代烘培国际品牌、面世自由烘培商品的消闲肉类民营企业和超市,都想从这一消费市场中分一杯羹。

  在全省化产业布局和短保奶油赛车场上,聚花奶油和其他现代烘培国际品牌可谓是“狭路相逢”。2018年,宾堡集团完成对曼可顿子公司的收购,正式成为中国第二大奶油供应商,对聚花奶油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同年,达利肉类也面世了对标聚花的短保奶油国际品牌“美焙辰”;元祖股份急速壮大线下门店,重点项目产业布局上海、江苏等长江流域重点项目城市,正式成为聚花北上的竞争对手。

  此外,良品铺子、三只松鼠、盐津铺子等消闲肉类也发力烘培品类,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消费市场占有率。而被视作“城壕”的盈利商业模式也不具备高壁垒,如作为聚花奶油重要产品销售终端产品的超市相继面世自己的短保奶油商品,宾堡巩固消费市场地位采用的也是“华东局厂房+批发商”商业模式,聚花奶油在惨烈的消费竞争下能否扭转局面、保住消费市场占有率仍是未知数。


上一篇:较为美味?GFRIEND核心成员定延将菱角奶油几口吞下

下一篇:祖庭山中“奶油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