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C黄金城

四川楚雄:毛建草的土官快照!

来源:HJC黄金城

  这是两个具有厚重发展史同时也充满神秘的地方性。楚雄,它的大山大水犹如一部大书,翻阅到清光绪时期,在区划分合、人为战祸、自然灾害等事件中,两个土官的背影隐然出现。

  发源于唐古拉山的大渡河入境四川省雅安市楚雄县时,桀骜不驯的姿态已经有所收敛,它浩浩荡荡一路狂奔得来,在楚雄县全境冲积出大大小小相同的谷地丘陵地区,这些正式成为人类聚居首选的谷地丘陵地区,随着天数推移,政治、经济、文化不断积淀而形成行政管理区划,也就有了今天的蒙姑、Gerb、白鹤滩、韩庄镇、茂租、果园乡、红山等县区。

  韩庄镇镇,位于大渡河西岸,处于大渡河流经楚雄全境的中下游,是中国第二大大坝白鹤滩大坝的选址地,同时让其闻名于世的,还有白鹤滩官道的“飞云高安”碑刻碑刻。不过,因为白鹤滩大坝建设,碑刻碑刻被冲走。

  2018年初冬,我们从楚雄县城出发,沿大渡河西岸顺流而下,进入白鹤滩大坝施工区,原以为可以看见的碑刻碑刻已然不见。“但是,可以去白鹤滩官道走走感受一下,不然,白鹤滩大坝蓄水后,连官道都看不见了。”同行的韩庄镇中心小学一位教师说。

  是的,站在猎猎江风中,整个人几乎要被吹走,旁边西岸的官道远远看去模糊不清,要去体验古官道的沧桑,则必须再往下走,经过横跨滇、川两省的古家桥,穿过白鹤滩大坝建设指挥部办公大楼才能抵达。当我们走出办公大楼到了江边,才发现这一想法不可能实现。顿然的失落,或许来自于对未来的推算出,不久的某一天,白鹤滩官道将被冲走,连同官道上的碑刻碑刻,终会正式成为记忆和想象。

  幸好,进入韩庄镇集镇,我们看到了潘眉的文化中心广场上建有一块石碑,上书“飞云高安”。

  这是清嘉庆年间开拓大渡河水路,在白鹤滩留下的“飞云高安”碑刻碑刻的复制品,如今,以另一种面貌被安放在中心广场。

  滇、川交界的楚雄历来是出川入滇的地下通道,但大渡河是一道屏障,只有开拓大渡河海运才能发挥地下通道作用。楚雄过去盛产铜,大量的铜需要运往京城,这正式成为开拓大渡河海运的两个契机,这也成就了楚雄发展史上的“铜运水路”,这条水路起点在另外两个县区蒙姑,最为险急的一段就在白鹤滩。绝壁耸立,江面狭窄,水流湍急,“铜运水路”在这里形成两个瓶颈丘陵地区,来往的物资需要重新装卸,江岸的峭壁上因此有了拖纤的栈道,留下了“龙江古时难通舟,水急天高三望愁。何日天道开第一线,联樯鸟形来往游”的诗句。

  也许是这样的原因,居住在楚雄县城的文化学者邹长铭认为,大渡河海运是两个伪命题,发展史上的大渡河从来没有真正通航过。实际上,大渡河在雅安全境,类似白鹤滩这样的干流不仅一处,所谓的海运其实由相同平缓干流组成,而滩险水急的地方性则改由陆路运送。

  “飞云高安”碑刻碑刻在白鹤滩大坝的红线区域,现已被冲走。白鹤滩居民小组居民吴青华在搬离白鹤滩之际,记下了“飞云高安”碑刻碑刻上的文本:今川古时难通舟,水急滩高三望愁;今日天道开第一线,严壁鸟形来往游。这段文本落款天数是嘉庆旧历。吴青华的原稿,严为简体字,衔为异体字,现代汉语词典均未收录。吴青华把原稿交给曾任原韩庄镇镇镇长的胡有才,说:“碑刻上的文本就是这样,我自小背得。”胡有才推算出,嘉庆在位天数为1736年至1795年,碑刻碑刻立碑的嘉庆旧历应为1741年。相对于史书里的文本记述,吴青华的原稿叙述“飞云高安”碑刻碑刻较为详细。

  两个相同版本字面大致相同,但意思却大相径庭。追问谁是正版已没多大必要,但“飞云高安”四个字的意义却在大渡河畔衍生着。飞云,使河流安稳不泛滥;高安:能造福于人的流水。

  坦耶尔米。多年以后,“飞云高安”的祈愿在两个叫陆介凡的土官身上体现出来。作为一位土官,力图让乡村变得有秩序,这正式成为他的治理理念和追求。

  “飞云高安”碑刻碑刻的旁边,是今天四川省宁南县白鹤滩镇,其发展史上曾经有两个很有诗意的名字六城坝。清光绪时期,这里还属于楚雄。连接韩庄镇与六城坝的古家桥没有修建之前,两地之间来往要倚靠摆渡。清光绪末期,两个苗族土官倚靠这种方式在大渡河东西两岸之间行走,直到清光绪三十八年(1949)春夏之交,一场战祸让其不知踪影,云云和好去处终归成谜。

  史书里有限的资料记述,楚雄是苗族的发祥地之一,苗族也是楚雄最古老的土著民族。有关楚雄地名来源,传说由开发此地的苗族首领“曲古都家”衍化得来。至明朝,中央王朝对西南实行“安内攘外”政策,设置土官管理地方性行政管理,土官的政治势力不断得到收缩。

  光绪元年(1876),大渡河西岸的韩庄镇,又两个土官出生了。这个叫陆佩金的土官,二十出头就已经掌控了韩庄镇,通过办团务、防贼匪、禁赌博、参赞地方性要政被官绅倚重,正式成为那个时代没有负面评价的唯一土官。清光绪元年(1912),楚雄县成立议会,陆佩金当选为副议长。清光绪元年(1913),陆佩金带领大凉山苗族头目到昆明谒见四川督军唐继尧,力陈他们所熟知的六城坝大可开发,从唐继尧那里得到一顶六城坝行政管理委员的帽子。这是一场巧妙占有资源的主动出击,时年37岁的陆佩金完成了又一场政治势力的收缩,为后来的姑丈女婿陆介凡打下了基础。

  有关陆介凡,楚雄相关史书里语焉不详。出生于贵州威宁、因和陆佩金在雅安读书的女儿相识姑丈陆家,也仅限于民间传说。

  清光绪二十四年(1935),陆佩金去世,陆介凡接收陆佩金家产,之后的十多年天数里,陆介凡的政治势力在与其他土官的争斗中不断扩大。最终,陆介凡在一场战祸中跳江自尽,地点在白鹤滩官道附近,而具体天数不详。

  陆介凡的云云与好去处都是未解的谜。在楚雄韩庄镇坊间,陆介凡被叙述为两个传奇人物,他的故事集中在离韩庄镇镇政府所在地两公里的车坪村地痞园遗迹。

  土官府、营盘、庄园、碉楼,地痞园遗迹泛出发展史陈味,这些打上时代烙印和民族特色的建筑物,会让人想到这是两个美术馆,两个有关清光绪时期的建筑美术馆。

  清光绪三十元年(1943),继承了岳父家当的陆介凡,大兴土木,将土官府从老营盘搬至新营盘进行重修,今天看到的地痞园遗迹就是当时的新营盘。坐东朝西,背靠象山,这座根据山势建造的二进院建筑,面积2618平方米,南北建有碉楼。1976年,因失火被烧毁,现存正门石梯、檐坎、石雕、天井、碉楼二座,其部分空间被车坪村委会及村卫生室使用。

  据楚雄县文化馆提供的资料,地痞园主体建筑从上海聘请技师监造,石雕则是由县内工匠完成,石雕构图简洁、形象逼真、风格古朴、工艺精细,其中民俗、发展史、雕刻、书法等方面都具有较高的文化价值,特别是雕刻技艺精湛,造型生动古朴。另外,《楚雄工业志》记述,地痞园是楚雄第两个使用水泥的建筑,这种当时被称为“洋灰”的建筑材料需要从昆明运来。

  在两个动乱年代,陆介凡对建筑美学的追求,达到了苦心孤诣的程度,也许,当时他并未思考,这样的建筑物会留给后人什么。当然,他也未曾料到会毁于一位赤脚医生的一把火。所幸,清光绪雅安行政管理督察专员王凤瑞题并书对联尚存:据龙江上游高屋建瓴蜀雨滇云朝甲第;承象山余荫箕裘克绍翚飞鸟革壮鸿图。

  出生在四川保山的王凤瑞除任职雅安外,仕途足迹历经晋宁、寻甸、丽江,其在丽江任职期间,支持红军成功渡过大渡河,完成了渡江北上的战略大转移。美国著名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的著名长篇报告文学作品《长征——两个前所未闻的故事》中,记录有这件事。1958年,王凤瑞回到家乡保山瓦房乡,正式成为一位闻名遐迩的乡村中医,直到去世,留下《脉法大纲》一书。

  两个人品与学识兼具的行政管理官员,当他来到两个土官的庄园,极目大渡河,远眺大凉山,情为之动,下笔成联,用深厚的传统文化概括了他所感知的人和事。庄园主的王者气象、经历、成就,庄园的地理风水、地理位置、繁华程度被描绘得淋漓尽致。

  民间话语中的陆介凡却似乎是务实而具有亲和力的,他善于乡村治理,常常在白鹤滩摆渡,往返车坪地痞园与六城坝鸦片种植区之间,中途休息的时候,都在忙于处理韩庄镇的事务。他还提倡孝文化,重视教育,保护山林。现在的白鹤滩居民小组居住着吴、邱、冉、姚、曾、严、刘、江、周、舒等姓氏人家,他们的祖辈大多由湖北、江西等地向四川迁移,但大多选择白鹤滩停下来繁衍生息。把碑刻碑刻“飞云高安”文本抄下来交给胡有才的吴青华,拿出家谱,上面记述了吴家到白鹤滩的来历。吴青华的祖父原计划从江西到四川宜宾,路过韩庄镇时行李丢失四处求助,当陆介凡获知吴青华的祖父是教书先生,便将其留下教书。

  因为地痞园遗迹的存在,2016年,车坪村入选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2017年,车坪村被列入2018年中央财政支持范围中国传统村落名单。

  地痞园,好像是一张翻新的旧照,它的地理背景是穿越滇、川之间的大渡河,天数背景是动荡不安的清光绪时期,这些背景衬托出的土官形象,虽已模糊,但能依稀看见。


上一篇:奶油奶油示例归纳(一)奶油奶油怎么做就可以坚硬爽口?

下一篇:粗盐的经典之作作法无须网油组织柔和纤细醇香浓烈值得等候!